<tt id="mikcw"><td id="mikcw"></td></tt>
<samp id="mikcw"><center id="mikcw"></center></samp>
  • <label id="mikcw"><noscript id="mikcw"></noscript></label>
  • <strong id="mikcw"><noscript id="mikcw"></noscript></strong>
  • Address: http://www.sign-o-the-times.com/news_detail/16107278.html
    Title: 燃氣初裝費到底怎么了?-無錫鼎潤機電科技有限公司  •  Size: 22829

    燃氣初裝費到底怎么了?無錫燃氣報警器廠家告訴你

    2020-09-14155

    事件一:重慶取消初裝費


    2018年9月29日,重慶市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了《重慶市天然氣管理條例(修訂草案)》,“按照當前規范行政事業性收費改革精神,刪除了征收用氣初裝費的規定”。


    此事經媒體報道后,迅速發酵,導致在香港上市的幾大燃氣公司股價持續下跌,跌幅約10%。




    事件二:湖南統一“居民安裝費”1800元/戶


    2019年1月25日,湖南省發改委公布了《關于將居民燃氣庭院管網和室內管道安裝費更名為居民燃氣工程安裝費及有關事項的通知(湘發改價商〔2019〕45號)》。該通知除了更名,更主要的目的是明確“居民燃氣工程安裝費實行高限價管理,省轄市不分新建住宅還是原有住宅新裝天然氣每戶不超過1800元”。


    此文件一出,城燃同仁們的嘆息聲此起彼伏。大家都已經對“安裝費”下調有了心理預期,但是沒想到湖南這么狠,直接降到2000元以下。






    2

    “初裝費”的前世今生

    常見“初裝費”有兩種含義。


    種是指向用戶收取一定比例的紅線外調壓站、市政配氣管網等公用設施的建設費用。常見的名稱有初裝費、碰口費、開戶費、入網費等。按上世紀80年代政策,燃氣市政公用設施本應由地方政府撥付“城市燃氣基礎設施配套費”或燃氣公司自行投資建設,但當時城燃企業都是地方國企或事業單位,且都虧損,政府和燃氣企業資金有限,故將部分費用轉嫁給終端用戶分攤。2001年發改委585號文件規定,因開發商在拿地時已經繳納過“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水、電、氣、熱等企業不允許再收取“初裝費”。之后,城燃公司陸續改制,經濟效益提升,各地陸續取消了此種意義上的初裝費,2010年之后,全國絕大部分城市已經停止收取。


    第二種是指向用戶收取的紅線內燃氣專用設施的相關費用。常見名稱有報裝費、接駁費、安裝費、工程材料費等。根據《物權法》,此項費用由用戶承擔較為合理,但因燃氣的專業性和安全性要求較高,行業慣例是新建樓盤由開發商統一向城燃公司支付代建費用,城燃公司采購材料、施工安裝,開發商一般將此費用打入房價,終由購房者承擔。此項收費毛利較高,是城燃公司的重大利潤來源,目前各地收費標準大多在2500-3500元/戶之間,由地方政府自行定價。隨著“反壟斷”和對城燃行業的監管日益嚴格 ,2015年之后,要求燃氣公司不可壟斷終端燃氣工程市場,開發商有權自行建設紅線內燃氣設施,符合相關技術和安全標準即可通氣。不過,截止目前,除深圳等少數特大型城市已完全放開民用終端工程市場外,絕大部分城市還是由城燃公司代建客戶內紅線工程,但政府對收費的科目、成本、價格監管日益嚴格,毛利呈下降趨勢,且易引發反壟斷調查。


    以前述兩個熱點事件為例:


    重慶在修訂《燃氣管理條例》前,新建民用戶安裝費用分為兩部分,一為初裝費1150元/戶,這就是種紅線外的;一為安裝費1000元/戶,這就是第二種紅線內的,兩者合計2250元/戶。重慶要取消的是種1150元的“初裝費”,第二種1000元“安裝費”還是可以收取的。


    湖南通知中明確了1800元/戶的“安裝費”是指“用戶建筑區劃紅線內天然氣安裝工程造價,包括設計、施工、監理、驗收費用,管線材料(普通型)、居民用燃氣計量表具、減壓閥等設施價款,檢測、維護費用。即從城市低壓管切口開梯到用戶終端燃氣燃燒器具接口處所需的所有管網、設備設施及其安裝費用?!边@個就是很明確的第二種。


    3

    “初裝費”的對燃氣公司有多重要?



    對于具體的燃氣公司而言,要看其客戶結構:如果是以工商客戶為主的燃氣公司,“初裝費”的變化對其影響極其微弱;如果是以民用戶為主的燃氣公司,那“初裝費”的變化對其影響就極其重大,甚至決定其是盈利還是虧損。


    從整個行業來看,“初裝費”對于絕大部分燃氣公司都是一項重要的業務組成,對收入的影響還是其次,對利潤和現金流的影響就非常大了。具體的數據,大家可以通過下表有個大概認識。  


     




    4

    “初裝費”的未來

    客觀的說,在全國范圍內,將居民紅線內的燃氣工程完全放開并不現實。絕大部分的地級以下城市,每年的民用燃氣工程市場太小,不具備同時養活幾家工程公司還要彼此競爭的規模。而且,按照我國現行的法律法規和司法實際案例,只要發生民用燃氣事故,有人身傷亡,燃氣公司很難全身而退,即使完全沒有責任,多少都要給點錢的。也就是說,不管工程是誰做的,安全的底都是燃氣公司在兜著。所以,僅從確保燃氣工程質量和安全的角度看,絕大部分城市的紅線內燃氣工程由燃氣公司代建是較為現實的處理方式,三五年之內不會改變。


    當然,以前可能個別地方的“初裝費”太高,燃氣公司的毛利也不低。在目前“降成本”、“反壟斷”、“保民生”的大政策背景下,要求各地重新審定“初裝費”的成本和定價也無可厚非,畢竟“講政治”重要嘛。但是,地方政府在實際操作中,很可能只是重新審定價格,而不會管成本,就是簡單一句話“降價”,只有這樣才能體現出“政績”??墒?,各種材料、工程建安費用等都在逐年上漲,而收費不漲反降,只能呵呵了。


    以筆者的經驗,在保證材料品質和工程質量的前提下,重慶那種1000元/戶的安裝費,燃氣公司可能還得倒貼錢,這個1000元應該是上世紀90年代或2006年制定的,2018年,把另外的1150元取消了,但卻不管剩下的這1000元夠不夠。湖南這種1800元的,燃氣公司毛利也極低了,如果從財務角度算利潤,可能也是負的。有人說,你賣氣掙錢???說實話,燃氣公司供民用氣,掙錢的真不多。


    如果,全國都像重慶和湖南比賽著降低“初裝費”,那燃氣公司只有兩個選擇:1盡量少開發民用戶,2 偷工減料。不管是哪個選擇,好像都是違背“保民生”的原則吧。




    吐槽這么多,總結一下:


    初裝費,一直以來是各地方政府自行制定政策和收費標準,各地差異較大。全國來看,種紅線外的幾乎已全部取消,第二種紅線內的普遍仍在收取?,F在,在開始將其納入監管重點之后,毛利水平逐步下降,法律風險逐步變大,甚至也有徹底取消的可能性。


    各位城燃同行,大家只能希望,別的城市不要向重慶和湖南學習,至少學的別那么快。


    然而,降低或取消“初裝費”是的大方向,不以某個行業的意志為轉移,看看電網公司,已經連續兩年被要求降價“10%”了。


    好彩汇